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教师家畜奴隶日记】(完)作者:普普之人 澤井奈津子
【教师家畜奴隶日记】(完)作者:普普之人 澤井奈津子
 字数:1161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教师家畜奴隶日记(女女)

   「今天,我用绳子绑着尿尿的地方,在校园里边走边让麻绳磨擦着阴蔕,舒 服极了,还跟同事与学生们热情的打招呼,她们会知道我如此下贱吗?想被虐吗?」 我在我的秘密日记本里,这本日记是我三年来的第三本秘密日记了,我叫内江英 理,是个高中女教师,从我在学生时代开始,我就有着变态的被虐癖好,但是我 一直不敢说出来,只能透过写日记来舒发我的压力。

   「我穿着高领的毛衣,里面戴着项圈,在地铁里,大家看我时让我觉得更加 尴尬,好像她们都知道我戴着项圈一样,我喜欢这样,好想要有个主人哦!」这 是我今天在地铁中所写的,坐在我旁边的是个妈妈,她完全不知道坐在她旁边的 我,虽然为人师表,但却下贱到了极点,整天想着被奴役。

   「内江老师你真年轻就当老师了~ 真是不得了啊」清洁女工井川老师跟我闲 聊着。

   「你别这么说啦,因为我从小就想当老师啊」我一边闲聊着,右手一边摸着 我的长裙,因为我裙子里面是用麻绳绑成的丁字型绳裤,我的阴部前还固定了一 个无线型的跳蛋,我的左手则伸进了皮包里,悄悄的打开了跳蛋的开关。

   「嗯………」跳蛋的声音也只有我听到了吧。无情的跳动着,我强忍着继续 与井川对话聊天。

   「清洁女工井川阿姨,被她踩在脚下的感觉会是怎样呢?她在我眼里是很性 感的,我能成为清洁女工的奴隶吗?还是她养的母狗?」在学校担任清洁女工的 井川阿姨,一直是我聊天的好对象,但她却不知道我对她也有着性幻想。

   「现在女子高中的女生都很有自信,如果我教的女学生是我的主人,那会怎 样呢?在课堂上用母狗的身份被她们用臭脚踢着?舔完每一位女高中生的脚?」 这是我在课堂上发考卷完后,对着每个学生这样想时所写出来的,我经过每一个 高中女生,都可以闻到不一样的香味,我也是女人,却对着这样的气味感到性欲 高涨,身为老师,想当学生的奴隶?

   「家长会长井上女士又到学校来了,看她嚣张的气燄,一定也是个女王,我 若能当她脚边的母狗,该有多好呢?她都穿我最爱的细跟红色高跟鞋,能帮这样 的女士舔鞋跟吗?身为女人我真的很变态」这是家长会长井上女士来学校处理学 生校外打架的事情时,我在办公室看到她后所写的,只是后来才知道她不是这么 一回事的。

   「今天的体育课,看着操场上跑步的女生们,她们脚上的袜子一定很臭,她 如果知道老师这样变态,会怎样处罚我呢?用臭袜子塞到我嘴巴里吗?期待……」 这是前天我在办公室处理考试的事时,望着窗外操场上跑步的女学生时所写下的 日记。

   「隔壁的大山老师,是个轻熟女,对我来说相当有吸引力,同为女人,她如 果是我的女主人,一定很幸福,在她的调教下,我幻想着被当狗一样在教师办公 室里被牵着,让其他的同事们都在嘲笑着我下贱的样子」这是今天下课回家之前 我看着旁边的大山老师所想的,大山老师是个当教师已经近十年的老师,虽然已 经年近四十岁,但却保养的相当好。

   「同为女人,但却被一群女人轮奸与羞辱是什么感觉?如果能体验一次就好 了,我好下贱啊!」这是我在朝会时,看着操场上的女学生们脑中所浮现的第一 个想法。

   「资源回收场的立山女士,会想把我当母狗一样栓在垃圾场旁吗?让来倒垃 圾的女学生们玩弄与凌辱,也许我可以当一条在资源回收场旁的家畜母狗,天啊! 我对家畜母狗这几个字好敏感啊,刚想就湿了」学校的一个东北角是学生们放置 垃圾的地方,那里有个负责的女士叫立山,面无表情的她偶尔会与我打招呼,但 就是不太熟。

   「如果学校有惩罚教师的机制,那么这样下贱的我会被如何处罚呢?带着木 枷被脱光衣服,在学校里公开展示?在课堂上戴着脚镣?被绑在教室的门外让大 家对我吐口水?」想着想着我下面就又湿了,我在笔记本中写下这段话后,盖上 了笔记本,放进包包里,关上办公室的电脑,我走出办公室,往家里走去。我的 日记记录下了我这三年来的淫秽思想与成为家畜的幻想,只是这一不小心,竟然 变成真的了。

   我家离学校约二十分钟,中间包括十分钟的地铁时间,一个人住的我,相当 孤单,但回到家的我,那就解脱了,我不让自己在家里是可以穿衣服的,双脚也 会自己锁上脚镣,让自己行动自由受到限制,我无法接受自由自在的感觉,我渴 望被束缚、被拘束,想到这里,我又得拿出笔记本来记了,我拖着脚镣来到沙发 后面的茶几,翻了翻我的包包,但却不见我的笔记本?

   「惨了?我不是放进包包?掉了?」我开始紧张了,那本笔记本到底放到那 里去了,我解开我的脚镣,换上外出的简单衣物,沿着路边找着,最后坐上地铁 回到学校了,晚上的校园相当安静,只剩下校园的警卫了。但我根本不敢去问警 卫,因为那本笔记本记下了我太多的秘密了,但我还是回到办公室里去找,我的 坐位附近都没有。

   「我明明放进包包了啊!怎么会这样?到底……」我一个人在办公室里的自 言自语着,心里紧张又担心,万一被捡走怎么办?

   「内江老师,你在找这个吗?」办公室门外出现一个人影,竟然是我班上的 学生水谷奈良,而她手里竟然拿着我熟悉的东西…那本日记。

   「对,快还给老师吧」我紧张的跟奈良要求着。

   「老师,日记我已经看完了,老师不太乖哦」奈良同学走进了办公室,慢慢 朝我走来。

   「奈良同学,笔记本还给老师,你有什么要求,老师都可以答应你的」我紧 张的奈良同学讲着,因为这是我可以给的最大限度了。

   「老师……喜欢女生?喜欢被虐?」奈良有点挑逗似的回答着我的问题,也 或许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奈良同学,老师……我」我还没说完,奈良就已经靠了过来,对着我的嘴 巴亲吻了下来,她的舌头还不安份的伸到了我的嘴巴里,我却一点也没有反抗的 意思,我下意识的让她对着我舌吻,我溃败了,我输给这个学生了,同时,我也 惨了。

   「要我还你日记也可以啊,但你得听我的命令」奈良亲完了我,走到了我的 后面,坐在我办公室的位子上。

   「听你的?听你的什么命令」我问着奈良,我想知道她到底有什么目的,但 瞒不过自己,我心中有种渴望,渴望她………

  「变态的内江老师,想当奴隶、家畜,那我来当你的主人吧」奈良说出了我 心中想说出来的话,说实在的刚听到时,我心中有点高兴,但我身为教师,我绝 不能答应。

   「奈良同学,你别闹了,老师要生气了,我不会跟着你胡来的」我生气的对 着眼前的这位奈良同学说着

   「哦,你觉得从你回家到现在,我难道没时间去影印一本?明天班上很可能 每个同学手上都会有一本哦」奈良同学继续说着,而我已经吓到了,因为我根本 没想到说她已经影印好了。

   「奈良,我输了,我听你的,你有什么要求?」我回答着奈良同学,身为教 师的我,求着自己的学生,对我来说根本是羞辱,但心中却有种说不出的快感, 就是那种我想拿出日记本来继续写的那种快感。

   「我会将指令用手机简讯的方式寄给你,但你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更改我 的数学成绩,办的到吗?」奈良问完我,调皮的转动着她所坐的椅子。

   「这个……好吧,没问题」这种情况下我也只有答应的份了。

   「好,那日记本先还给你,你若没办到后面的指令,複本将会出现在学校的 每个地方哦,听到了吗?内江……老师」奈良说完,便将她包包里的正本,也就 是我的日记,拿出来放在我的手上了。

   「冬季很冷,穿着高领毛衣保暖吧,别忘了戴项圈,我要红色的」这是我回 到家后收到的第一个简讯,这个命令还算简单,我按下OK两字,然后回覆了。
   「在家里很暖和吧,脱下你的上衣与内衣,自拍一张露出乳房的照片,寄来 给我,要露脸哦」这是我收到的第二则简讯命令。

   这下我就为难了,这样我的把柄不就又多了一项在她们手上了吗?但日记在 奈良手上啊,不得已,我脱下了我的上衣,解开我的内衣,用手机自拍了好几张 照片,我很下贱的还自己戴上红色项圈,拍给了奈良看。

   「做的好」奈良只回了我这三个字,接下来我就再也没收到简讯了,我回到 浴室,洗了个澡,换上睡衣,躺在床上竟然翻来覆去的也睡不着,我看着桌上那 本闯祸的日记本,只好拿来再翻翻了。

   「今天我的秘密被学生发现了,我成了学生的奴隶,我会被怎样对待呢?」 我在日记本写下今天的感想,不知道怎么了,我心中竟然还有期待,我自己都不 敢相信自己下贱的程度。

   阳光很快的就透过窗子照了进来,闹钟叫醒了我,我踏上往学校的路,一到 校门口,奈良跟她的几个死党也刚好到门口。

   「内江老师,早上好」奈良亲切的带头跟我道早安,一切彷彿没发生过任何 事一样。

   「早安,奈良同学」我有点尴尬的回应着她的早安

   「天气变冷了,老师这件高领毛衣很好看哦」奈良竟然提起了我的高领毛衣 了,这女孩真的太调皮了,这一切明明是她的命令的。

   「是…是啊!天气变冷了」我尴尬的笑着回答

   「先进教室了哦」奈良拉着她的几个同学的手往教室的方向走去。

   我也来到办公室,我拉开我的椅子,坐了上去,整理一下自己的情绪与纷乱 的办公桌面,接着手机就叫了,看来是有简讯来了。

   「东侧二楼女厕见,我要检查」奈良的简讯寄来了,我握着手机,依旧悔恨 着昨天的不小心。

   我整理好衣服后,来到二楼的女厕,奈良也刚刚才到厕所。

   「老师早啊」奈良还是一贯的笑容对着我。

   「早……你要检查吧」我问着奈良「拉下衣领吧」奈良说完看着我的脖子方 向,我拉下衣领,露出了我脖子上红色的狗项圈。

   「看来有母狗很听话哦,中午休息时间,再来到这里会面吧」奈良说完,洗 洗手就往女厕外走去了。

   接下来就是我一个早上的心神不宁了,我按照约定的在电脑系统中修改了奈 良的数学成绩,让她由不及格变成了及格。

   「成绩已经修改」我按了发送键将简讯给出去。

   「好的,中午详谈」奈良回给我的简讯

   中午时分,我放弃吃饭休息的时间来到女厕,奈良也随后就到了,她手上拿 着条狗炼。

   「趴下吧!母狗,这里中午不会有人来的」奈良手里拿着狗炼边摇晃着边说。
   「是……」我拉高了我的窄裙后,趴在女厕的地板上,奈良走过来,低头笑 笑的看着我的脸,然后将手上的狗炼扣在我脖子上项圈上,接着拉个狗炼,拉到 最后一间女厕所里,我也跟着爬进了最后一间女厕所里,女厕的每一间都不太大 间,但最后一间却比较宽敞,厕所里就我跟奈良两个女人了。

   「帮我舔舔吧」奈良说完,拉高了她的百摺裙裙摆,露出她没穿内裤的阴户, 她用手指剥了剥自己的肉缝,对着我说

   「是…」我看着奈良的肉缝,舌头舔着她的肉瓣,有着一点点的尿骚味,但 毕竟是年轻女孩,肉缝充满了粉红色的美丽颜色,奈良被我舔的舒服极了,但她 又不能发出声音,我低着头趴在地上,抬头看着奈良的脸,完全被她给征服,她 以征服者的笑容看着我,看着她眼前的这头母狗,我已经完全臣服於这个年轻女 孩了。其实我有好几次机会可以逃脱这样的状况,但我选择接受,或许是内心的 被虐欲望吧,我选择了堕落这条路。

   「我在厕所里被当母狗一样的牵着,被牵着进来,真的就像母狗一样的被牵 着,我看着眼前的这个主人,真的是我的学生,我成了学生饲养的母狗了」我在 日记中写下这一笔,对我来说是全新的一笔,也是我堕落的开始。

   放学后,奈良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在无人的化学教室中,我被她绑着躺 平在桌上,她拿着高级的单眼相机,对着乳头被夹上夹子,下体被插上电动按摩 棒的我,拼命的拍照纪录,也成了日后继续威胁我的筹码,而我就好像是自愿的 一样,喜欢上她这种凌辱我的方式。我的双手被绑住后再被吊高,不变的是我的 阴户还是被插上了电动按摩棒,而这次地点换成了体育科的仓库,这里平时就没 人会来,现在放学就更不可能了。她在这里可以尽情的用进更种方式玩弄我的身 体与贱踏我的自尊,而我也已经没有自尊了,几天前我仍是她的教师,准备让她 的数学不及格,现在我成了她脚边的一条母狗,还是任她玩弄的性玩具了。
   「昨天仓库里的调教,成了我的第一次,第一次手被吊高绑住,下面还插着 按摩棒,我开始期待里奈每一天的调教,我自愿成她的母狗与性奴隶了」我在回 到家的地铁中,在日记本上写下这一笔,我真的开始期待她的调教,甚至希望她 可以来到家里调教我,别轻易的放我回家。

   我的这个愿望,很快的就成真了,我走出地铁站,回到我住的公寓大楼,却 发现奈良已经在我家门口等我了,她一定是在我还在仓库穿衣服时就已经坐上地 铁,来到我家等我了。

   「欢迎回家,母狗」奈良一脸不屑的对我说着,我走了过去掏出钥匙,打开 我玄关的门,进到家里。

   「随便坐」我对着初次前来的奈良同学说着

   「母狗,欢迎主人跟你住一起吗?」奈良说完一屁股坐在我的沙发上,还把 脚放在茶几上。

   「主人…要跟我住一起吗?」我问着奈良

   「嗯嗯,不欢迎吗?」奈良有点不太高兴的问了

   「不…不…很欢迎,欢迎主人来住」我发现奈良有点不高兴了,赶紧安抚她 一下。

   「那我睡你房间了,今晚准你跟我同床,明天开始,身为家畜的你,就准许 你睡床下吧」奈良说完就脱下了她的制服上衣,我看着她的白色内衣与黑色百摺 裙裙摆,在我眼前晃啊晃的,我也曾经像她一样年轻有活力,如今年华逝去,只 剩当母狗的命吗?

   「是…是的」我回答奈良后跟着奈良进到房间里

   「我要洗澡了,伺候主人洗澡吧」奈良说完脱下了她的内衣,这是我第一次 看到奈良的乳房与乳头,是那么的年轻粉嫩,我有点看傻了眼,迟了几秒才跟着 进浴室里。

   我拿着毛衣,帮奈良刷背,还要边伺候她倒热水,抹肥皂,但抹没几下后, 奈良就转头过了给了我深情的一吻。

   「我想得到你…母狗」奈良对我说出了她的心底话,这让我有点感动了。
   「你已经得到我了,那本日记还好是被你捡到,我愿意」我对着奈良这样说 着,我看着奈良的眼角有点流泪了,我紧紧抱着她,她也抱着我,这是我们两个 女人的第一次解放了,我们承认喜欢这样的关系,我到现在才知道自己喜欢女人, 当初我为什么会选女校来教书,为什么我不交男友,原来这一切都随着今天的发 生而验证了,我是女同性恋,我喜欢女人,喜欢当女人的奴隶与家畜。

   我们从浴室里一路吻到了床上,她的手不断的在我的肉缝上剥弄着,我则是 搓揉着她的乳头,我们在床上拥抱着,但奈良还是拿出了麻绳,很习惯的我把手 放到背后,让她用麻绳绑起来,我的胸部也很习惯被她的麻绳给捆绑了,绕了几 圈,我又是任人宰割的性奴隶了,我的双腿也被她用麻绳拉到两侧,用开脚、露 出阴户的害羞姿势面对奈良。奈良用手指不断的玩弄着我的小肉瓣,弄的我淫水 不断的在流,然后她用按摩棒玩弄抽插着我的阴户,我已经被她玩的相当放的开 了,我渴望着她用更严厉的方式来调教我,而奈良总是没让我失望。

   门铃声想起,我还没被解开麻绳,我完全没想到现在会有人来访,但奈良启 能这么轻易的就放过我,她解开了我脚的麻绳,但我还是双手被绑在背后,她拉 着我来到玄关,这个时候我害怕极了,怕是熟人来访,我就惨了,我怎么可以用 这种方式来面对她呢?

   「奈良,我们别玩了好吗?千万别开门啊」我用几近哀求的语气求着这位年 轻的女孩。

   「你觉得我会答应吗?」她的手紧紧的抓着我身上的麻绳,根本不让我跑走。 她完全不管我的将门打开,原来是快递的人来了,快递的先生,先是用很奇怪的 眼神看了我们一眼,然后满脸通红的告诉我们要给我签收

   「小……小姐,快递请签收」满脸通红的小男孩,拿着纸本与我要收的快递, 但我的双手当然是无法解开的,我一样被绑在被后,在他的眼前我裸露的我的乳 房与乳头。

   「内江,我帮你签收吧」奈良说完一手接过快递与签收单,签完名后,那个 快递的小男生害羞的赶紧跑走了,留下一脸尴尬的我与哈哈大笑的奈良,当然奈 良很好奇快递的内容,而我心中暗暗的叫了一声,莫非是那样东西寄来了?早不 寄晚不寄,偏偏这时候送来。

   「我帮你打开吧,内江老师」奈良说完开始打开封条与纸箱。

   「果然是淫荡的女教师,连这个你也在买啊」奈良拿出了纸箱里的东西,是 我在三天前在网路上所买的皮革制的拘束衣,上下两件,一件绑住上半身与双手, 一件绑住我的双脚。这样东西当然马上被她拿来用了,我的麻绳被解开,换上了 拘束带,双脚也被绑上皮革带子,我再次沦为被玩弄的性玩物。而今天晚上,奈 良也不打算要解开皮革拘束带了吧,我就这样被捆绑拘束着睡着了。

   好不容易撑到下课放学的我,依照简讯的要求来到体育馆的仓库里,奈良早 就在那里等我了,这次我一样手被绑住后再吊高,但她帮我戴上了全罩式的面罩, 套上前还帮我戴上了遮眼用的眼罩,再套上面罩,这样下来我就完全看不见了, 只能用听的来分辨发生了什么事,没想到我听到越来越多人的声音,仓库里好像 都是人了,起码有超过十个人,仓库里热闹的很,我听到仓库的大门被推动关上 了,还上了锁,我的嘴巴也被塞进了毛巾再用胶带封住,我感觉得到我的上衣钮 扣被解开了,冷冷的,接着我的内衣也被人从被后解开了,我真的感觉到冷风吹 到我的乳头上了,接着奈良好像是某种节目的主持人一样,在控制台下观众的情 绪。

   「各位、各位,请安静,这位就是我们今晚的女奴,今晚大家可以尽情的玩 弄她」奈良说完,现场一片闹哄哄的,大家好像都兴奋了。

   「有谁想看这个女奴尿尿的地方呢?」奈良向大家喊话着,我只能拼命的摇 摇头,表达一下我的不同意见,但这似乎毫无作用。

   「下贱的女奴,乳头为什么没夹夹子?」这声音我一下子听不出是谁,但我 总觉得很熟悉啊。

   「高岛同学,请别急,我们马上夹,为什么表示我们的歉意,请您上台,任 意玩弄这个女奴吧」奈良说完,我立刻听出,这不是我们班上的资优生,高岛美 和子吗?我拼了命的摇着头,嘴巴想发出声音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只能等着 她上台,我的身体感觉到了她的手在抚摸着我的乳头与下体,接着她对我打了重 重一巴掌,再我的肚子上吐了一口口水。

   「贱奴」高岛对我喊着,然后我就听到她离开的声音了

   「我来」又是一个熟悉的声音出现,但这次我听出声音的主人是谁了,她应 该是我们班上的文学小老师滨田里江,这次我感觉的是我的内裤被脱了下来,她 用了不知道什么东西就插了进来。

   「啊……是电动阳具啊…………啊」我想大声淫叫着,但只能发出些许声音, 因为嘴巴被封住了。

   滨田大力的捏着我的乳房与下体阴蔕,我好痛,痛的想要大叫,但却又叫不 出来,滨田下台了,按摩棒却没拿走,奈良还用麻绳捆绑后固定住,而她接下来 却做了我最害怕的事情,就是拿下我的面罩与眼罩。

   「跟大家打个招呼吧,内江老师」奈良大声的对大家说着,我闭着眼茎试着 想告诉自己,这一切只是我的恶梦,但却是一场我醒不来的恶梦。

   「起立,敬礼,老师好」仓库里发出了很多人的声音,原来班上的同学都到 了,喊口令的正是班上的班代月岛光,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大家看着我的 裸体与被插入电动阳具的下体阴户,大家围了上来,对我又摸又打,这下子我真 的成了所有学生的性玩具了。

   「我真的被班上的同学轮流玩弄了,想起昨晚在仓库的自己,我就觉得下贱 到了极点,成为学生的性玩具与家畜,是相当适合的」我在日记上写下昨晚这段 后,将日记本传给全班每个同学观看,接过手的同学滨田看完后,将日记交给下 一个同学看着,接着用一种鄙视的眼神看着在台上讲课的我,然后笑了笑,我有 点尴尬,因为我在窄裙里穿着是大人用的尿布,尿布里是按摩棒,它还在跳动与 转动着呢!滨田走向前来,我看不出来她要干嘛,她走上台前,却一把拉起我的 窄裙,我伸手向她阻挡,但却害怕於她凶狠的神情,我只好被拉起裙子,露出尿 布以一种相当难为情的方式在台上继续讲课,但我下体的那个电动恶魔,已经弄 的我快受不了了,我心中有了新的想法,而且很快的促使我去做了。

   我放下粉笔放在讲台上,我转过头来,看着前天晚上所有玩弄过我的同学。
   「各位同学,内江老师我,已经不配当你们老师了,可以请同学们把我当母 狗一样看待与玩弄吗?」我很冷静的看着台下的同学,她们面面相觑,接着是哄 堂大笑来回应我的请求,这是身为一个女人与教师,抛弃所有身为女人的自尊向 所有同学的请求了。

   「果然是母狗,下贱的老师,这样还能为人师表吗?」

   「下贱的女人,天生母狗命」

   「欠人家操的样子,下贱婊子」

   「看来可以如你所愿了」

   我听到台下的言语大概都是讲这些事情吧,我向大家表白了,同学们没让我 失望,她们要在下课后帮我上「课后辅导」而这次她们是老师,我是被辅导的学 生。

   晚上七点半,若大的操场却无半点人烟,我双手被分开绑在单槓的两侧,全 身赤裸的被脱光衣服,她们用着电动按摩棒与跳蛋塞满了我下体与屁眼,拉珠也 塞进屁眼了,她们说要让我后悔身为女人,这一点她们做到了,来自下体阴户与 阴蔕加上屁眼带来冲击与快感,我已经虚脱到不醒人事,等我醒来时,我已经在 体育馆的仓库了,是的没错,我又回到仓库了,但这次仓库里放着大狗笼,我就 被关在狗笼里,这狗笼我还搞不清楚是从那里来的,但同学们大都已经回家休息 了,就剩下几个人而已,我摸了摸我的脖子,我戴上了狗项圈,项圈上还锁了锁 头,而我没有钥匙是无法解开项圈的。

   奈良打开了狗笼的门,从里面帮我系上狗绳,牵着我从狗笼里爬出来,我口 渴的看着地上的狗碗里的水,就趴在狗碗前用舌头舔着水,但我一喝就知道那不 是水,而是不知道是谁的尿,但我还是舔着狗碗里的水,我后来也无法分辩是水 是尿了,我只听见旁边学生的嘻笑声,而我就像真的母狗一样,喝着学生的尿液。
   奈良又拿出白饭,倒在同一个狗碗里,就这样和尿拌在一起,我肚子真的很 饿,我也开始用着舌头舔着狗碗里的饭,奈良在狗碗里吐了口水,我看了奈良几 眼,我感觉到我嘴巴旁还有米粒,我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上的饭粒,然后继续吃 着狗碗里的饭。滨田当然没有闲着,她今晚的工作是摄影师,负责纪录所有的调 教过程,这些过程都全部写在网路上了,同一个网站,甚至还有我的手写日记, 这个网站是学生们创立的,我手写的日记,奈良负责上网誊写日记。

   这个调教纪录的网站,很快的就受到成人色情杂志出版商的注意,奈良替我 接下来杂志社刊登的工作,奈良隔着狗笼看着我,向我展示杂志的内容,她一页 页的翻给我看,我看着自己被调教的照片都刊登上了成人色情杂志,我已经不知 道什么叫害羞了,只是笑笑着看着奈良。

   此时,仓库的门再度被打开了,两个人走了进来,或许该说是一人一犬,一 个人牵着一头母狗走了进来,这个母狗绑着两个包包头,看起来相当年轻可爱, 脖上更是绑着粉红色的可爱项圈,项圈上镶了一个名牌,上面写着井上,但脸蛋 却长的好熟悉啊,我看了好久才认出来,这不是本校的家长会理事长井上由美, 井上女士吗?怎么也成了女犬。

   「旺~ 」井上对着笼子里的我吠了一声

   「想不到吧,井上理事长也是这样的女人」奈良笑着对我说着,而牵着这头 女犬的是高岛同学,高岛同学的父亲是本市市长高岛原一郎,手上握有极大的权 利,这就是井上能当上这所学校理事长的最大秘密也是交换条件。井上原本就是 原一郎家中的女犬,在高岛同学的眼中,井上本来就是她家的一条狗而已,难怪 高岛在班上一向志得意满的样子,连身为老师的我也不法管的动她,如今更别想 管的动她了,我也成了她脚边的一条母狗。

   「这是我养的母狗,很乖吧」高岛摸摸井上的头后对着我说,平常在学校趾 高气扬的家长会理事长井上女士,现在却连衣服都没资格穿,脖子上还被绑上了 项圈,用爬行的方式在地上与在笼子里的我对看着。她的表情有点羞愧,但又极 为下贱的样子与我对看着,时而转头看看她的主人- 高岛有什么指令。高岛解开 了井上脖子上的项圈狗炼,将井上关进了我这个狗笼里,狗笼并不大,但塞进两 头母狗还算可以,但我与井上女士就只能面对面了。

   「井上女士你…」我对着井上说着

   「别说了,这就是我要的………」井上对着我说着

   「我也是……」我刚说完,井上就靠了过来,对我亲吻着,我也与井上亲吻 着。

   「我们一起成为母狗侍奉主人吧」井上看着我对我这样说着

   「你们看,两头母狗在玩亲亲啊」高岛拉着奈良看着我们在狗笼里进行着同 性的性爱。我们的手互相紧紧握着,乳房与乳头都碰在了一起。但狗炼却被拉动 着,我与井上一同被拉出了狗笼,我们只能顺从的被拉出来,我与井上用四肢着 地的方式看着高岛与奈良两个女学生,她们手上握有牵动我们方向的狗绳,我们 只能顺着狗绳的方向爬行。

   「天气不错,我们来溜溜狗吧」高岛对着奈良说着

   「是啊,这天气溜狗很舒服的呢」奈良对着高岛回答着,然后拉动狗绳,我 前走去。

   冬天的天气是能多舒服呢?对穿着大衣与外套的高岛与奈良来说当然是很舒 服的天气,但对我跟井上来说,就是相当寒冷的了,我们身上除了一头长发之外, 没有任何的遮蔽物,也不像真正的母狗一样,身上有长毛可以保暖,所以我与井 上才刚爬出户外,就已经冷的快受不了了,但高岛与奈良那会理会我们两个浑身 发抖呢?狗就是听主人的话,才是条好狗啊。我与井上一起被牵到户外,若大的 操场上都没有人了,只剩下我们几个,井上用狗的方式吠了几声,把高岛斗的哈 哈大笑,奈良则是给了我一阵白眼,我也学井上用狗的方式吠了好几声,然后就 地蹲下来尿尿,这下可也把奈良斗的哈哈大笑,只剩下旁边的高岛尴尬了一阵子, 天气实在太冷了,我与井上又被牵回了室内,结束了今天的调教。

   白天的课程依旧进行着,我又来到了操场,一样的位置,我就想起昨晚我身 为母狗的样子,在这里被主人用狗绳牵着溜狗,还在这边尿尿,一旁的高岛则用 斜眼喵了我一眼,我赶紧靠了过去,看看高岛想说些什么。

   「怎么?母狗?想念昨晚了吗?」高岛插着腰向我问着

   「嗯嗯」我点了点头

   「不愧是母狗,哈哈哈」高岛听完则是哈哈大笑,完全不理会一旁的体育老 师津田美惠,体育老师津田是相当有名的体育选手,近年才转当体育老师,在我 的眼中一直都是很吸引我的女孩,但无奈就是搭不上边。

   旁边的津田有点尴尬的慢慢走远,跟班上的另一个同学大山知佳子对话着, 虽然我不知道她们之间在讲些什么,但却看的出来谈的相当开心,偶尔还会往我 这边看过来。

   在奈良的指示下,今天的课程我都戴着细细的红色项圈,看起来是女孩的饰 品,但实际上是我家畜身份的象徵,津田好像看到了我的红色项圈,她慢慢的又 走了过来。

   「内江老师,同学们说,你喜欢当下贱的家畜啊」津田对着我就问了这个问 题,果然,知佳子对津田说了。

   「嗯嗯」我也没什么好怕的,就直接承认了,大不了被辞退工作嘛。

   「嗯嗯,有胆识,难怪你脖子上戴了狗项圈,那母狗内江,还不跪下来,舔 我的运动鞋?」津田说完还伸出了她穿的运动鞋。

   我迟疑了一下但还是跪了下来,就在全班同学的眼前,我向体育老师津田跪 下来,我用双手抬起了她的脚,伸出了我的舌头舔着她的运动鞋,上面沾了些许 泥土,我也只能忍着髒污舔下去了,一旁的津田与同学们则哈哈大笑起来。
   「今天我在全班同学的眼前,跪在地上像是母狗一样的舔着另一个女人的运 动鞋,这是一种公开调教吗?心跳的好快,难道我喜欢上这样的方式了吗?」在 经历过这样的一天后,我写下了这篇日记,同时传到奈良为我设立的网站上去, 而网路上很快的就有回应的讯息。

   「你喜欢这样?下贱的母狗?」

   「我的运动鞋舔的舒服吗?」

   这应该确定就是津田本人回应的了吧。想必也是奈良与知佳子她们对津田说 出这个网站的存在,这下学校的同事了,又多了一个知道我被虐性格的人了。
   「果然淫荡,根本不配为女人,你还是真的当母狗好了」我的同事也是学校 的体育老师津田在旁边看着我一边说着,然后她脱下了她的运动步鞋,伸出她穿 了一天运动的白袜的脚。

   「来吧!给本老师舔舔」津田继续对我说着

   「看你平时正经八百的,又长得不错看,看起来就像是个气质女孩,没想到 是条这么下贱母狗。

   「是的,是的,我是条下贱母狗」我自己也这样觉得一边对着津田说着,而 津田脚上的酸臭味立刻扑鼻而来,这下子让津田笑的更开心了。

   我下贱的个性很快的越来越多人知道了,我的工作看来也快要不保了,我相 当担心接下来我工作不保的话该怎么办。

   「内江母狗,你若真的没了这份工作,到我家吧,当条母狗,我把你养在笼 子里吧」奈良这样对我说着,一边说还一边摇着她家狗笼的钥匙。我其实相当开 心奈良愿意收留我,让我真的当条被关在笼子里的母狗,但我对真正的母狗生活 还是有点疑虑的。

   公文很快的就下来了,该来的还是要来吧,我真的被学校辞退了,我没了工 作,公寓被房东收回去,家具也被拍卖了,我的手机费用缴不出来后也被停话了, 信用卡刷爆后也被停卡了,几近流落街头的我,站在奈良家的门前,我想了好久, 才按下电铃,来迎接我的是热情的奈良,她带我进到「我的房间」是个钢制的铁 笼,我身上的衣服也被没收了,我戴上熟悉的狗项圈,身上衣件衣物都没有,因 为也不需要了,脚上的脚镣被奈良用大锁锁头给锁上,双手也被锁上了手炼,我 被关进了铁笼子中,偶尔才会被放出来在庭院里爬爬透透气,我开始了母狗的生 活,我慢慢的忘记怎么说话,或者该说我不需要再说话了,我只能用低鸣的声音 回应奈良的命令,我也不再吃新鲜的饭菜,我吃的是奈良吃剩下的,奇怪的是我 一点也不怀念上馆子吃餐厅的生活,我很习惯吃这些几近酸腐的剩菜剩饭。原本 就没有亲人的我,消失在这个社会中了,我真的变成了一只人家饲养的母狗,被 曾经是我学生的奈良所饲养着。

   「我真的成了一只母狗,这是我最后一篇日记了」

   这就是我的家畜日记。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